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薛明辉 书事侃言

薛明辉 书事侃言(十分经典 免费观看 切勿转载)

唤醒体作文:【书法家遇车祸成植物人国展入展将他唤醒】某书法家遭遇车祸成植物人,活下来的希望只有万分之一,唤醒更为渺茫.他的亲人和朋友没放弃,他们根据书法家视入中国书协展览如命的作风,每天都在他身边念:“十届国展你入展了!你快来呀!”奇迹终于发生,书法家醒过来了,第一句话:“获奖的都是谁?

有些艺术家,弄的东西像一堆狗屎一样,也会有人出来,引经据典地说怎么好、如何好,讲着狗屎的妙处。很快就会有一群人也跟着说这狗屎很好、真好,那些不太懂的人唯恐别人知道他不懂,连忙也跟着说好,终于有个傻逼花钱买了堆狗屎。

观卢某书法有感:草书受王冬龄启发,可惜笔下无功夫学养滋润,线条扁而薄,章法虽像,内涵不足。篆书属于鬼画符,刻意追求撑满纸的90度角,属于美术字吧。字写如此,可以考虑其他爱好了。

某书家办展览,开幕式上让省书协副主席宣读张海主席贺词。贺词中将该书家表扬一番,该书家自然煞是风光。岂不知该贺词非张海主席所撰,张海并不知此贺词。张海昨日知道此事,大为震怒,说该书家妄自尊大。
朋友是某局办主任,电告该局请来北京书法家王某,号称草书王,问我可识否?并请我过去陪着吃个饭交流—下。我答曰不识,也不去吃了。朋友说我搞书法的,竟不识草书王,让我结识下。首次听草书王,真江湖的称号,还能再无耻些吗?我去就是抬举丫的,成傻逼了!

“汤汤水水水水汤,一碟辣椒放中央。四盘咸菜两盆面,填坑不需好土壤。”这是郑州市一位老领导的“诗”,这首诗收入其出版的诗集中。那个诗集,是他老人家的诗,让书法家去书写。我也参加了,后来得了一本书,这就是在那本诗集中看到的。诗人的名字我就不说了,咱也为年长者讳吧。

昨晚在丰源吃饭,遇到一个熟人。刚说了两句客套话就说,我架子太大,一直不去找他,然后说,他那里刚装修过,等我过去题字,我不要架子太大了。我脸上堆着笑,心里却想:操!丫的一个电话没打过,说我架子大,你怎不来找我?你装修过我就得写字?今天不见面,你想不起这事吧?操,装孙子啊。

五十年代初,上海搞书画展,陈巨来送展是一长卷,上有“毛泽东印”、“湘潭毛泽东印”、“故宫博物馆珍藏之印”、“梅兰芳印”等,十分风光。布置会场后,陈将长卷又拉开一段,露出“蒋中正印”、“张学良印”、“程潜之印”等,结果是陈巨来被“揪出”检讨并下放安徽劳动教养去了。

中国书法杂志搞当代中青年书法家60家投票活动,昨天有一人在几个QQ群里为别人拉票,没有一个人接腔的。后来,那厮居然有单独给我发一条信息,让我投钱某,没理丫的。我擦,我投谁,还需要你指点?我的艺术良知岂能被你左右?你一个蟊贼,还想**艺术良知?笑话!

我感恩父母,我感恩朋友,可我不过感恩节。刚接到一个感恩节快乐的短信,莫名其妙。好好一个中国人,过哪门子洋节啊?才几天不吃粗粮,把脖子后面的泥垢一搓,就冒充洋人,冒充小资了?

昨去装裱店,见墙上挂一登封书法家的作品,字一般,内容奇:一对黄鹂鸣翠柳,两行白鹭上青天,窗含西岭千秋雪,漂泊东吴万里船,李白诗。好么,四句诗,错了三句,连作者都弄错了。按:此人在登封书法圈也混了几十年了,怎么连一首小学生都会背的诗都弄不准呢?还**什么书法家啊!

步行上班,忽有一车停下,车门打开让座,原来是多年未联系的一个同学。上车,寒暄。拉杂半天,同学说家里才装修了房子,背景墙空着,我说呵呵;同学说,你哪天给抹两笔,我说呵呵;同学说你的书法真好,我说呵呵;互相留了电话,下车。同学说你记着啊,我说小事,呵呵。

小小一个自来水毛笔,是日本人发明的,放眼我们的生活,还真离不开日本发明:卡拉ok,电冰箱,分体式空调,电动自行车,方便面.....这个民族太厉害了!岛国人士说,你们没有打败我们,我们是被美国、苏联打败的,无语啊......

入展一次国展,不是证明你写的真的好,证明你运气好就是。特别是那些抄袭、模仿入展的,在证明运气好的同时,也证明了评委的无知、不负责。

和珅在书法、诗文上有很高造诣,他的字和乾隆相似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。其实和坤很有才华,聪明过人,精明权术,擅长笼络人心,讨的皇上欢心,他位高权重,长期贪婪狂妄,是个性心理畸形发展的必然结局,这个人很值得研究。

@登封王某,年逾六旬,粗通文墨,每逢年关于登封街头卖对联。金粉大字,鲜艳夺目。众见其年岁已高,以为老书法家,故销路也好,王自此俨然以书法家自居。前年,上海举办榜书大赛,王某参加获二等奖,得一纸证书。王兴奋不已,花费数千元,宴请登封书法同道,号称获得全国第二名也。诚自欺欺人哉!


@一个人猛夸你,基本上把你的字都夸到可与古人比肩的份了,并且不停地逼到逼到,刚听还感觉舒服,以为自己遇到知音了,大有俞伯牙和钟子期的感觉,但后来对方翻来覆去地就那么几句,你也不好意思打断他的话题,这种感觉就有锋芒在背的感觉。最后他把他的书法拿出来,你一看,靠,这是个骡子,耽误事


@朋友去世了,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还是要删掉的。如果你不删,你也知道朋友已经去天国了,可是有一天,电话响了,是朋友的名字,吓你一大跳!想了半天接了电话,原来是号码他的家人用了。你摸摸头上,一头脚汗。这是我听同事讲的真事。


@为人作序其实是很麻烦的事情,等于带着镣铐在跳舞。文字要雅,体现出你本人的水平;观点要准确,显示出你对出书者艺术的理解;不能漫无目的的拔高,读者会骂你;不能直话直说作者的缺点,作者会不高兴。这是一件麻烦事。
返回列表